知乎刚推荐了个软文!当故事汇看看

原创 赚Q币手赚项目  2020-02-20 22:07 

【推荐】:任务赚钱app:悬赏猫(补充:刷Q币是假的,Q币绝对刷不了!

悬赏猫,可以通过任务赚钱,秒提微信红包。用户可点击链接注册下载悬赏猫

http://www.nnzhuan.com/s/xuanshangmao.html

小编悬赏猫的收款图:

手机任务赚钱app趣闲赚

用户可点击链接注册下载

http://www.nnzhuan.com/s/quxianzhuan.html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5675232/answer/663999433
30 岁前实现财务自由的人,都做对了哪些事?
我来讲讲我自己的人生经历 88年 今年31岁现在定居澳大利亚(这也是我玩知乎的原因,澳大利亚真的 so boring)现在应该算的上财富自由了吧一年纯赚80万美金
我是普通家庭,爸爸没工作整个家都靠我妈妈一个人支撑,6岁后我基本上就没怎么见过我爸,我爸在我印象中几乎为零,这种情况在中国北方地区大家应该能想象到,随便一个人都能过来扇我一嘴巴子。打小我就什么都靠自己,慢慢的脸皮就越练越厚。我现在已经能做到随便一个人只要能喝一顿酒就能当兄弟。这一点很重要,社会上走脸皮一定要厚。
我是06年上的山建,学的土木专业,上学的时候因为施工图纸画的好就被老师各种剥削...大二就老师骗到他的工作室打黑工,想想当时也真不可思议每天白天上课晚上再去老师那画图画到凌晨。这么被剥削了一年过年的时候老师终于良心发现给了我5万块钱。那时候5万可是巨款,我爸妈加起来一年也才赚9万多一点。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拿到钱的喜悦,不管以后赚了多少钱都没有当时那5万给我的冲击大。在这里我也要告诉现在的学生们,勤快点不要天天打游戏没事多去跟学长老师走动走动。我这一步步走过来都是靠老师学长的扶持。就这么被老师剥削了3年。其中实习的那年我直接在工地住了半年。但是这3年磨练了我,为我日后打下了基础。
毕业的时候我那黑心老师可能觉得实在对不住我,就把我推荐去了中字头的央企。当时一个月5000块钱,每天也是各种工地跑。很多人都是耐不住寂寞,觉得天天基层没有出头的日子干几年就干别的去了,就跟后来我认识的一个姑娘一样三个月换一份工作,每次换工作的原因都是老板太傻逼。什么行业都是要厚积薄发,没有长时间的蛰伏怎么可能接触到核心资源。
我就这么当小工混到了14年,期间我把一级建造师考出来,并且交了一个对我日后帮助非常大的福建兄弟阿秋 当时我在在工地上干项目经理,阿秋是做车辆设备维护的,就是那种大卡车和叉车,我就发现他能搞到各种配件,跟他混熟了后我就了解到中国原来有个拆车行业,就是把事故车拆成配件卖,当时也没想到日后能去卖配件,当时纯粹就是对脾气,有空的时候去了几趟广东的陈田,后来又去了香港锦田。纯粹就是去玩,一开始纯粹就是喝酒扯淡。
这里要感谢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前的一个分公司领导因为没经住诱惑离职创业去了,这里说一下那个领导也是个风云人,比特币挖矿那波他做矿机最高的时候搞到了1.3个多亿。我学长接了班,我也跟着升职,调到海外部去 也门 当项目副经理。补贴是3倍工资。月薪到手差不多1.5万。当时我就想要买套房子,居然凑不出首付,因为这个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后来我才知道她跟我分手三个月她就跟高中富二代同学结婚了估计最后那半年她已经把我绿了,当然跟我分手的原因说的是我不够关心她什么的不啦不啦,女人真的现实,当时难受了好久,这也为我后面铤而走险埋下了伏笔)。
我的机会是在15年,2015年4月也门内战,迫击炮都打到了使馆区,晚上睡觉都能听见枪响。使馆组织撤侨,我没走。两个原因第一是给的工资高,当时中方最后只剩下3个技术人员一个桥梁工程师一个通信工程师还有就是我这个土建狗。在这里说有门手艺真重要,要不是我被黑心老师剥削要不是在工地蛰伏这么久要不我有一建的证书,怎么可能让我留下来,不留下来我怎么可能跟参赞 公使在一个办公室办公,也不会有其他的机会。
第二个原因就是 自己当时真的很有眼光,当时我就觉得公职人员要是能留到最后一定是有使命在身,后来果然验证了我的猜想,当时整个也门留下来的中国人算上司机和警卫只有27个人,三分之一是高官(基本上都是正厅以上)。我们在一个营房里同吃同住同劳动,晚上经常能听见枪响。这情况下很容易就会培养出战友般亲密的友谊,有这样的人脉资源你不想赚钱都难。
一开始我是去给国际救援组织建营地,中间有中国医生,每次我就会带点酒过去。后来发现酒在战区那绝对是刚需,我就用关系以医用器材的名义进了散装白酒电池和电线。绝对暴利一趟利润有15万,注意是美金,我就自己组织了一个车队打着送药的名义卖酒和一些生活用品,不过我确实是送药了,幸好我当时干了几件人事,所以说人还是要多做点好事好人有好报。
再后来我通过卖酒我就认识了当地一些民兵组织的人,他们就问能不能搞到一些丰田汽车的配件和一些单子配件,一开始是帮他们带一点配件和改装件,后来是要整车,特别是丰田的海拉克斯,基本上只要能打着火他们就要,我最疯狂一次是从香港锦田搞了30辆报废的海拉克斯,拆成零件运过来再组装起来当然还要改装一下,增加无线电设备和一些改装件,这里说一下丰田的海拉克斯真的是好车,我现在自己就开这车上山下水拉船什么的就没坏过,真的是只发动机在就能开。
一辆车改装完了基本上能卖到奔驰C的价钱,纯利利润将近一半。当时我还犯贱的给我自己改装的丰田车印了我自己的LGOG,还幻想着以后能有自己的卡车品牌。只不过我有一点没搞懂他们为什么要在车后面装个支架。
后来我知道了,那一次也是也是最后一次我给他们送药品的时候,我的车队被一群土匪拦截,我被他们从车里拖了出来,摁在地上一顿打,打断了我一根肋骨一根手指,我现在左手的无名指还不能动,还拔了我一个后牙到省了拔智齿的钱,现在我每次跟别人讲那段经历都开这个玩笑,最后用枪指着后脑勺让我跪在路边,当时真的吓得我大小便失禁那些战狼里的情节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被人拿枪指着脑袋还能恶狠狠的说 劳资不信你敢开枪 纯属扯淡。我清晰的看见他们的装甲车上印着我LOGO,我这时才想明白为什么他们要那些零件和改装,原来我卖过去的海拉克斯全部变成了装甲车,幸好我平时对当地的人都很好,总是送药送吃的,在我马上就要被枪决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个年轻人认出了我,说我给她的家人送过抗生素。他拦下了那些人说我是好人,应该是这个意思,当时我已经完全吓瘫了,这都是我的翻译后来跟我讲的。他们只抢劫了我的东西和车辆,没伤害我的人。我的车队没了,损失了快180多万美金(7辆车和药品跟生活用品)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最近的维和部队驻地,这里真的要感谢我的翻新HSOME,他救了我不止两次。回去后我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快1个月。后来当地的民兵组织的司令还找过我,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让我继续搞车过来。当时我很明智,我拒绝了他,第二天我就回国了。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军火贩子。我现在挺相信大富在天这句话,当然你自己的心态也很重要,不能太贪见好就收。当时跟我一块倒配件的还有个莆田的老板,但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他。那段时间真是富贵险中求,我算了算抛去损失和给别人的货款,我一年半赚了600万美金
17年的时候我又干我的老本行,去孟加拉也是给我学长干总工,去了三个月我发现当地连标号水泥都没有,就联系了几个朋友去那里开了一个水泥厂和砖头厂。当年净利润300万美金。
18年的时候我去澳大利亚度假,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一个97年的香港小姑娘超级可爱。也是今年定居在布鲁斯班,刚刚买了一片农场,想要研究研究精酿啤酒。
我最后只想跟各位年轻人说,人一定要有一门手艺,那是你在社会安身立命的根本,而且我现在回过头来看看,确实是大富在天。人的一生很多事都是命里带的。不要急,机会会来的,做好准备才能抓住,没机会的时候就以一颗平常心对待。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活好当下干好眼前才是王道。我现在账户里的现金折合成人民币至少有5000多万还不算那些房产和厂房要是全部折现估计能有10几亿。但我每天吃的喝的跟我一个月5000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区别。有时候想想还是大学的时候最开心。
总结一句话 我的所有一切是因为我大学的时候学会了画施工图也就是会用CAD.当然不限于Cad 不管什么一定要会一门手艺。
-----------------------------------------------------------------------------------------------------------------------------------------------------华丽的分割线----------------------------------------
没想到这么多人评价和关注了,还有朋友要我写个自传拍个剧本啥的,哈哈哈哈不敢不敢估计就是拍了也不能上映,不过确实真的让我很惊讶。既然大家这么有兴趣,我就再给大家再聊聊,但是有些事情时间过去的太久了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就跟前段时间我跟我朋友小马哥聊起来之前的事,我们两个记得完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反正大家就当看小说随便看看了。
我的转折点是从2014年到也门开始,在这里要说一下央企在国外不是亲自施工,央企是总包当时我的职务是项目经理。当时去的时候已经很乱了,呆了了一年我隐约记得2015年年头就有局部冲突,2月就看见坦克车到处跑了直升飞机满天飞,3月开始撤侨。
在战区待过的人应该知道,战争的本质其实已经跟做生意差不多了。什么事只要有钱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动手,金主愿意花钱就会有人提供相应的服务,当时沙特那边愿意给脱离胡赛组织的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救援,救援就要建设。我就是作为人道主义救援留下来的,当时美其名曰副总指挥,但实际上我们这个机构总共就5个人。而且当时营房紧张,我们跟所有中方组织共用一个营房,宿舍都是跟大使馆的人员一起用,当时我隐约记得只剩下我们这个机构和两家还是三家央企再就是几个使馆人员,反正算上车队总共也就20几个人,混到最后我们也分不清你是哪个单位他是哪个单位的。
故事精彩的时间是7月份(我记得是8月4号,但我其他同事都说是7月底的事,回来后我有些战地创伤症,医生说记忆混乱是正常)当时我正在做着日常工作,看着各种报告,不是找不到工人就缺材料,要不就是甲方发过来的谴责信,问题是他们的英文非常不好,经常是英文夹带着阿拉伯文。信件内容一半靠猜,十分痛苦,但大体内容基本上就是在骂我们为什么进度这么慢。我隐约记得是中午快要吃饭的时候,突然间车队的队长十分狼狈的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这个真不夸张。冲到了隔壁的房间里,说是房间其实就是用柜子隔成的区域,基本上对门在看什么书我都看到见。那个队长是个东北人30多岁身高跟我差不多快一米九有300多斤,一冲进房间就跟号丧一样大哭起来,用了快15分钟才说明白本来应该一句话讲明白的事,车队被一群土匪给抢了,剩下的那一堆废话就是虽然自己殊死抵抗但是奈何对方人数众多什么的。不是我地域黑,但是我对东北人的印象真的好差,反正我打过交道的东北人基本上没有一个让我失望的,都是说的很敞亮落实到实处的时候真的是让人发疯。
就在那个东北大哥梨花带雨的时候,突然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个狗日的,七八个人个人连个车都看不住”紧接着那个东北大哥飞到了我们的房间,真的是飞过来了。把柜子全部撞倒了,到现在我也想不通,当时老马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一个63年的大叔,个子才到我肩膀能一脚把一个300多斤的踢飞出去。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东北大哥躺在地上,老马被一堆人拦着,场面一度失控。最后是老马一声大吼,大家松开手手。照着那个大哥又踹了一脚。捡起那大哥的枪,大声问“有没有党员,跟我去把东西抢回来”全场鸦雀无声“预备党员可以吗”我站了起来,然和我和老马确认过眼神从此荣辱与共,这是我的记忆。
但上次喝酒小马哥却说跟我说“你个傻叉,老马叫你走你就走”说我是被老马叫上车的。但听老白跟我讲的版本是我当时吓傻了因为离着老马最近,他一边高喊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边把我拎着领子塞进车里的。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车,而且老马这个糟老头子确实坏的很,这次跟国家兴亡啥的毛关系没有,1979年老马这糟老头子当时16岁的时候去火车站跳上一辆运兵的火车参了军去越南打了几年仗,因为他是回族长得像阿拉伯人,而且多少懂点阿拉伯语(会读古兰经),被送到北外专门学阿拉伯语,现在他的阿拉伯语和英语说得比他汉语都好,8几年转到军工厂工作,后来就作为某方工业的代表先是派倒了伊朗负责非民用产品的销售,后来又被调到也门,这里说一下之所以也门这里战争不断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不是胡赛武装和政府军的战斗,这是沙特和伊朗的战争,而沙特的背后是美国,伊朗的背后是俄国,而我天朝就比较牛逼只要给钱,两边都帮。这次他之所以这么暴跳如雷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这次运输的不单单是药品还有几箱子很重要的芯片,要是这芯片丢了他就乌纱难保,嗨。。。当时还是太单纯了,被他的民族大义忽悠了。
当时加上某工工业的人 就是老马 小马 老白和小叶,还有我,剩下的就是警卫,分3辆霸道(其实这里面我最无辜,从头到尾跟我毛关系没有,老马那个糟老头子纯粹就是觉得多个人打起来挡挡子弹也好,不过这也可能是命),我和老马一辆车跟老白坐在后面,后来我才知道 老马 小马 老白都是回族也是山东人,平时他们三个都留着络腮胡子穿着当地人的衣服,不仔细看都以为他们是阿拉伯人。老白扔给我一件防弹衣,问我会用枪吗,我说没用过。接下来的一句话我这辈子忘不了,也是我后来带队运输跟我的警卫人员说得话“子弹别上膛,遇到武装人员别怂端着枪站着就行,要是交火了别还击,趴在地上别抬头就行。”如果按照电影模式我们一路杀进敌营,各种激战,九死一生把人质解救出来(当然后来才发现根本没有人质,他们只是单纯的抢劫),最后在熊熊烈火中直升飞机赶来把我们解救出来,但那是电影现实中根本没有,我在战区呆了两年多总共就经历了一回枪战而且我一枪没放。大多时候我们还是通过协商解决争端,老马开着车第一时间不是去案发地或者土匪老巢(这里在说一下当时的也门其实是部落格局有点像解放前的东北几个兄弟插拔草拜个大哥就是一个组织,其实说白了就是没饭吃了出来抢劫,一般像我们这种有武装的运输队小毛贼不敢来抢,地面上稍微大点的组织我们都会定期的给钱买平安,不知道这次这个组织的老大脑子抽什么劲了。)老马第一时间是去了找了一个伊朗人,和一个当地人。带着他们又直奔安全公司营地,战区很多这样的佣兵机构,只要给钱什么都干,估计这次老马是下血本了。中午出事,下午5点多一点就组织了一个100多人的队伍,其中大多数是巴基斯坦人。晚上10点多就杀奔了那个土匪营地,全程老马一直在打电话讲的全是阿拉伯语,从他偶尔几句英语中再加上他的面部表情,应该是是在跟土匪谈判,谈判内容应该是“你他妈的太不地道,我限你什么时间内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杀你全家之类的”。凌晨2点左右到了土匪的营地说是营地就是一个不大的村子,30多辆车把村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接下来就是一顿狂轰乱炸,子弹的咆哮迫击炮的轰鸣,让敌人品尝我们正义的子弹,一夜之间村子被夷为平地。当然这些都没有发生。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老马和伊朗人和当地老人一块进了村子,村门口也有一个老人,他们跟老朋友一样互相拥抱然后进了屋子,一直待到5点多,我记得听见了一声枪响和女人的哭声,但老白跟我说他没记得。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 我们找到了我们丢的东西,他们也交出了那些抢劫我们的土匪,说是土匪其实就是一群16 17 的孩子由于营养不良都又瘦又小看起来跟初中生一样,真想不到那个东北大哥能被一群小孩子拿着破铁给抢了,还敌人人数众多装备精良,明明就是一帮刚出道的小孩不认识车队标志想收点过路费,一个小孩子第一次干这活有点情绪激动一下子没收住开了几枪,然后那个大哥就连滚带爬的连车都不要了带着人跑了,嗨.....。部落的老大保证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发生。
那个大哥当天就被免职了一个星期后遣散回国,处理这种在危机时刻完全不管国家安危的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特别是完全不顾及领导前途的人,领导更不可能心慈手软。一开始老马还想关他一个月的禁闭,但后来大家念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都给他求情。不过说实话一开始我也很鄙视他这种贪生怕死的人,但后来被人拿枪指着后脑勺的时候,我就很理解他了,人都怕死。
后面还有!卧槽太能编了

本文地址:http://qbiwang.com/2144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赚Q币-手机免费赚钱软件的公众号,公众号:heimaoseoer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赚Q币手赚项目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